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北冰洋上市,也救不回风评被害的“老北京味儿
北冰洋上市,也救不回风评被害的“老北京味儿

北冰洋,喝的是情怀。 /图虫创意

陷入情怀桎梏,并不是北冰洋一家老北京的困局。

北冰洋汽水,或许就要和红星二锅头、义利面包一起组团上市了。

一角五分一瓶,押金再收五分,口中翻腾的橘子味气泡里,是老北京人童年一整夏的记忆。但比起在记忆里飘香,味觉体验更该不断传递下去。

一个月前,大豪科技称将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控股股东北京一轻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北京一轻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交易完成后,北冰洋饮料品牌,就将借助大豪科技完成上市,实现“复活”。

北冰洋的情怀是否还能一直延续?/财经网

有过“第一国饮”的殊荣,也丢过十余年经营权,北冰洋经历过的辉煌和黯淡都非寻常企业可及。宣布或将上市的这一年,北冰洋已经步入耄耋的85岁,但作为一款以含气量著称的汽水饮料,勃勃生气必须管够。

于是,十余种新品逐渐面世。网红低糖汽水的品类不能放弃,热饮的蓝海也必须参与,还有各类纪念款,搭配全新口味,北冰洋似乎做足了年轻化的姿态,但要重新在汽水领域分一杯羹,绝非易事。

北冰洋、同仁堂、全聚德,一众“老北京”品牌蹒跚地追赶着潮流,但它们心里也知道,情怀牌还是最好用的。说一句“真地道”,总能让一个老北京再买一次单。

百年老店的名声已经快变味了。/图虫创意

但“地道”含量过高以后,原本的正宗和悠远就变了滋味。“全北京都成了地道,路都没了”,是情怀还是调侃,高度标签化后已经分不清了,再夸一句“那叫一个美”,便只会得到烦人的效果。

“老北京地道战”已经打响,“老北京”仨字的口碑却越来越难以捍卫了。

记忆里的北冰洋,恐怕回不来了

“后来,我明白了,虽然我喝过许多种颜色的汽水或别的饮料,其中也有黄颜色的,但都黄得太艳,太扎眼,便也黄得有些发假,让人觉得人工色素太多。‘北冰洋’的黄,让你信任,让你觉得就像从刚刚摘下的橘子里挤出的汁水的颜色。”

作家肖复兴在《咫尺天涯:最后的老北京》中这样描绘记忆里的北冰洋。

北冰洋之所以深入人心,不仅仅因为它有真东西,细细看是浑浊的,摇几下桔茸就会上下浮动;还因为在它的叙述中,既能看到生动的老北京市民史,同时也勾勒了中国本土汽水的兴衰往事。

北冰洋是老北京孩子们奢侈的享受。/图虫创意

1951年起,北冰洋的商标就被北京新建制冰厂正式注册,冰棍、雪糕、冰淇淋等稀罕物开始从这里流入北京的街头巷尾。改革开放后,北京市北冰洋食品公司正式成立,并迅速进入鼎盛时代。

据说在80年代,如果你在某个炎热到不太温柔的夏夜,走过安乐林路的北冰洋食品公司,就会看见全北京的个体户都蹬着三轮在这里聚集成长队。当时北冰洋的日产量是84万瓶,但即便生产线24小时不停歇,总还有商贩们拿不到货,只能再等一夜。

商贩们把北冰洋送到家门口小卖部的冰块凹槽里,不停地用手转动瓶子,均匀冰镇;也把北冰洋送上国庆观礼的天安门城楼,送上宴请外宾的人民大会堂,以及1982年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的宾客桌上。

可口可乐与百事对7种国产汽水品牌的冲击,被称为“两可乐水淹七军”事件。/图虫创意

正在走向第一国饮的北冰洋没有意识到,一年前1981年进入中国市场的百事可乐,会让北冰洋,甚至所有中国本土汽水的历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江苏佛辰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徐州市贾汪区大吴街道办事处疏港路